您好!歡迎訪問中地金盾官方網站!

媒體聚焦

我們關注的不只是環境,更是人類的健康

We pay attention to not only the environment, is the human health

常州外國語學校中毒事件背后,是問題重重的土壤修復工程

發布時間: 2016-04-22 17:30:08
 2016-04-20 孫亞飛 

4月18日,央視新聞報道了一個令人觸目驚心的新聞:常州外國語學校新址建在污染地旁,部分污染物超標近10萬倍。由于學校附近開挖的地塊上曾經是三家化工廠,因此在施工過程中出現了有毒物質的擴散,常外選址明顯違規,只與毒地間隔不足100米。 自從去年遷址至今,“常州外國語學校先后有641名學生被送到醫院進行檢查,有493人出現皮炎、濕疹、支氣管炎、血液指標異常、白細胞減少等異常癥狀”——央視新聞對此事進行了這樣的報道。

圖片來源:scmp.com

這一事件中校方的不負責任和隱瞞推諉,讓民眾的憤怒情緒高漲:學校的規模擴張,竟能置學生和教職人員的身體健康于不顧。而這背后還有更大的問題:學校怎么會建在這樣的地方?環評是如何通過的?

據報道,這一建設的確通過了環評,但是這“通過”前提是周邊土壤作業完成之后。由于意料之外的拖延,該項目沒有能按期完成;這種情況下學校本應相應地延期遷址,然而校方極不負責地堅持按原計劃進行,才導致如今的后果。

可是這邊上到底是在干什么呢?明明知道是化工廠舊址,知道是有毒污染物富集,為什么還要把它挖開來呢?

這都是下策,是在還以前欠下的環境債

 

 

土壤修復:
轉型中的迫不得已
 

近年來,我國經濟飛速發展,尤其在長三角、珠三角等地區,工業基礎雄厚,各類高污染企業為地方經濟注入了第一桶金。不過由此帶來的問題也是顯著的:污染物進入水體和土壤,變成了嚴重的毒瘤。

隨著經濟持續發展,城市也在逐步擴張,原有的污染型企業被迫遷出鬧市區,原有的郊區也慢慢被納入城區,但是這些企業所排放的各種污染物卻可能因此遺留了下來。尤其是各類重金屬和難降解的有機物,讓土地開發變得極為困難:種樹樹死,長草草亡。地下設施有被它們污染的危險,地面上的人群同樣也可能會遭遇這些地下幽靈——不少有機物都具有揮發性,對周圍的居民造成毒害。

圖片來源:新聞直播間

然而,伴隨著產業轉型,這些閑置下來的“毒地”必然不能繼續閑置。為了可以讓醫院、學校、居民區等設施進駐,“土壤修復”這一新興產業就應運而生。在常州外國語學校附近的這塊工地,進行的就是一個土壤修復項目。

 

常隆地塊修復
——不完美的方案
 

2011年,常州常隆地塊完成拆遷平地,同年,當地環境部門在進行調查后認定:該地塊“用于商業開發的環境風險不可接受”,由此拉開了對此地塊進行土壤修復的大幕。在本次事件之前,早在2014年3月,當地政府就已開始了一輪修復,但因為刺激性異味太大,被迫暫停。隨后修復工作斷斷續續開展,仍舊不能克服問題,濃烈的異味招致附近學校學生及家長的抗議,而政府與校方對此卻始終未能給出妥善解決方案,最終釀就此次事件。

該地塊采取的主要修復方案是換土,用行話說就是“客土修復”,先把已經被污染的土壤運走,再到別處找來好土填上,我們在新聞照片中看到的挖掘機和水管,就是換土工程的一部分。這樣的物理過程,至少有以下兩個很難克服的問題:

1.挖掘的過程中,怎么確保污染物不會外溢?
2.運走的這些臟土,如何處理它們?

 

單純從技術手段上講,這兩個問題都沒有太完美的解決方案。以本次事件為例,需要修復的地塊總面積達到了26.2公頃,比一般小區的面積都要大。想想看,如果把你家小區面積那么大的“毒土”都翻出來堆在地面上,會是怎么樣的一種情景?在本次事件的現場,盡管也有一些措施去遮蓋或阻擋異味,并且項目人員還聲稱是選擇了合適的風向施工,但結果顯然并不遂人意。

進行土壤修復的工作人員 圖片來源:paper.dzwww.com

在常州事件中,污染后的土壤被送往水泥廠作為原料,技術上來講,這算是比較妥當的處理方案,但距離完美還差得遠。就不說這樣燒制的水泥品質指標是否與正常水泥相同,簡單想一下,這些污染物會不會被送到大氣里了呢?這并不是在危言聳聽,2013年10月,在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通過的《水俁公約》中,就明確將“水泥生產”列在了“汞及其化合物的大氣排放點源清單”中,而根據估算,2013年我國水泥行業向大氣排放的汞總量在89-144噸之間。所以,可以這么說,即便把污染后的土壤燒成了灰,我們也依然不是污染的終結者,只不過是污染的搬運工。

 

別的方法?
并不盡如人意
 

除了客土修復,還有別的方法嗎?有,但也都不完美。比如覆蓋式——也就是直接挖來新土蓋在上面,但誰都知道,毒土還在下面,治標不治本。除了這兩種物理手段之外,還有生物和化學手段:

其中化學修復,就是用一些修復劑去清除原有的污染物,可以在原位進行。在這一次的常州事件中,化學修復也作為了其中一項輔助手段,對于六米下的受污染土壤,項目方通過施加氧化劑,將土壤以及地下水中的有機物徹底氧化。但問題又來了,雙氧水會不會造成二次污染?有機物會不會在雙氧水的作用下生成其他有毒害物質?

生物手段呢?同樣充滿艱難險阻 圖片來源:cctvhjpd.com

至于生物手段,目前主要采用的是植物修復與微生物修復,聽起來很美,實際卻困難重重。這種手段普適性有限,植物生長需要特殊自然條件的支持,而且整個過程緩慢,以年為單位,著實讓人頭疼。而且,微生物對環境的挑剔程度也不低,雖然生長速度可以實現較快水平,但它們是否會產生新的污染物,也是值得考慮的問題。

 

土地污染

就在我們身邊

 

看到這里,或許有人會說:既然土壤修復這么麻煩,那不修,放著不動不就得了?不幸的是,這并不可以,除非有人能拿出連哆啦A夢都拿不出來的“在天上修土地的機器”。

自2005年起,國家環保局(后升格為國家環保部)與國土資源部對全國土地狀況進行了全面調查,以確定土壤受污染的狀況。

2014年4月17日,也就是正好兩年之前,這段長達八年的調查終于整理出了一份《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告》。公告中,對于全國污染問題是這么總結的:“全國土壤環境狀況總體不容樂觀,部分地區土壤污染較重,耕地土壤環境質量堪憂,工礦業廢棄地土壤環境問題突出。”如此悲觀的論調,在國內的公文上是不多見的。

 
 
 
 
 
究竟嚴重到何等地步呢?
我們還是談其中幾個數字好了。
 
 
 

在全國調查的630萬平方公里總面積中(相當于國土面積的2/3),總超標率達到了16.1%,也就是約100萬平方公里。這還不是重點,在這些超標地區中,還分為四個級別,其中重度污染區域已經達到1.1%,也就是大約7萬平方公里,臺灣島和海南島加起來剛好這么大。

從地域上看,長三角與珠三角地區由于工業發達,污染也是首當其沖,而東北老工業基地由于歷史原因,也是重污染區域。總的來說,南方的情況更為嚴重。

常州外國語學校附近的挖掘機和水管。圖片來源:新華網江蘇

也許看到此你還會僥幸,畢竟中國幅員遼闊,這點面積不算什么,那么我們再看一組數據:污染來源。

毫不意外,除了農業污染以外,主要的污染來源還是那些污染工業的企業,多達36.3%的污染型企業——金屬冶煉加工、礦物、皮革、造紙、石油煤炭、化工、醫藥、電力——周邊的土壤污染超標。另外,多達34.9%的工業廢棄地周邊土壤污染超標

舉個身邊的例子吧,北京著名的宋家莊地塊,也就是三條地鐵線的交界、南城重要的居住核心區、交通樞紐,原來就曾經是北京農藥廠所在地。工廠當年生產過程中隨意排放的六六六,像是重重戳入首都心臟的一把匕首。據測試,宋家莊地表的六六六濃度與其它異常地區相仿,均在50ng/g上下,但是當挖到地面以下4米之后,其濃度就達到了驚人的16萬ng/g,比地表測試結果翻了三千多倍。

北京地區地表六六六濃度分布圖。圖片來源:中國地質調查局

污染區域廣闊已經足夠讓我們心驚肉跳了,然而問題還沒完——污染種類也是五花八門。

我們都知道,日本的“痛痛病”就是因為鎘污染導致的。根據上述公告,中國的鎘污染面積占調查總面積的7%,也就是44萬平方公里,這幾乎相當于整個四川省那么大。而其它各種重金屬污染中,鎳的超標面積為4.8%,汞為1.6%,砷為2.7%……這些數據串聯在一起,也就難怪環保部與國土資源部認為土壤污染問題“不容樂觀”了。

所以,還是要修。

 

一潭死水的土壤修復問題
 

我國的土壤修復工程從2001年就已展開,客觀來說,工程師們一直都很努力,并且也取得了很多研究性突破——但他們面對的是一只叫做“土地污染”的大怪獸,一只需要各行各業通力合作才能馴服的怪獸——但事實上,國內對土壤修復的研究多數還只是研究而已。因此整體而言,十多年過去了,土壤修復進行得并不順利。據業內人士估計,全國土壤修復項目是一項超十萬億的市場,幾乎可以與高鐵相媲美,但除非對地方經濟明顯有利,否則誰會愿意出資做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呢?

回到我們一開始說的常州事件,在明知道土壤修復工程有很大弊端的情況下,為什么環評會允許學校在這里選址?又是為什么會選擇在學生考試的關鍵時期進行客土修復?在有學生反應不適后,為何沒有采取措施?

土壤修復工地就在學校對面。圖片來源:環球網

我們在這里說一個最基本的問題:迄今為止,有關“土壤保護”的立法還未能在全國人大代表會議上通過,如今有不少人都在為此奔走:他們希望通過立法來確定污染評估的標準,確定污染責任的歸屬,確定污染后的處罰與治理。雖說立法不能解決任何實際問題,但連立法都沒有,技術手段也發揮不出應有的效果

除了立法滯后的問題,媒體宣傳是否精準?高校教育是否符合實際?專項資金籌措是否到位?這些問題其實都讓土壤修復問題成了一潭死水。在這樣混亂的環境下,土壤修復工程不但不能解決我們埋下的禍根,反而會引來更多、甚至更嚴重的災難。

多年前,當我們向土地上撒下那些污染物時,大概沒有想過,這一過程的“增熵”效應會讓我們如今束手無策吧。(編輯:Mo)


上一篇:廣西賀江水污染事件鉈超標2.14倍 下一篇:數萬噸重金屬尾礦橫流...已注銷兩年的企業竟通過環保驗收

公司地址: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光谷大道22號創業街交匯處方順恒瑞廣場9樓

9F of FangShun HengRui Square,22nd Guanggu Avenue,East Lake High-tech. Development Zone,Wuhan,Hubei 430070,P.R.C

電話:027-87277975;02787277997

傳真:027-87277919

網址:http://www.ynlgmrfx.cn

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

Copyright 2015 武漢中地金盾環境科技有限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16002189號-1 鄂公網安備 42018502003596號

技術支持 易云互動
14场胜负彩中奖